最近準備功課的壓力大,辛苦之餘,借了本書來自娛,但在國外資源有限,無意間發現了一些外國學者翻譯中文的詩的書[The Anchor Book of Chinese Poetry]。挑這本書,除了怡情養性外,還是帶點實用主義的想法,期盼借這本書,了解一下用英文傳達中文意思的方法。讀了幾篇下來,發現兩個語文間差距真的很大,對照起來,但也相當佩服,合著這本書的美國人和大陸人的功力。 想想這之間的落差,應該是自己對英文字意表達出的喜、怒、哀、樂還是不夠熟悉的緣故,學海真是無涯,但願有一日能自由倘佯其中,像我在美國遇到的湯瑪斯一樣。

讀著讀著,又再次讀到徐志摩這首有點毒又霸道的詩。再次賞玩,只有一個心得,他的用字,還真他媽的沒有半點軟懦。



活 該

活該你早不來!

熱情已變死灰。


提什麼已往?

骷髏的磷光!


將來?——

各走各的道

長庚管不著“黃昏曉”。




愛是癡,恨也是傻;

誰點得清恒河的沙?


不論你夢有多麼圓,

周圍是黑暗沒有邊。


比是消散了的詩意,

趁早掩埋你的舊憶。


這苦臉也不用裝,

到頭兒總是個忘!

 

!我就再親你一口:

熱熱的!去,再不許停留。

店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