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-2009跨年夜,店長處於很多人羨慕的紐約市,因為Time Square的跨年活動經過歷年來電視強力地播送,已經成為最夢幻的跨年活動。

可是,我還是選擇了別的跨年活動,沒去時代廣場跟著大家從下午開始憋尿、受寒直到午夜。這個活動就是Midnight Runner in the Central Park of New York for the New Year。根據我室友的說法,這個活動從2000年以前就開始了,隨著主辦單位、贊助的多寡以及天氣狀況,熱鬧的程度都不太相同。

今年的活動,主要有三個階段:

DJ Music and Dancing • 10:00 p.m.

Costume Parade and Contest • 11:00 p.m.

Gucci Fireworks and4M Race • Midnight

活動需繳交40美金報名費,主辦單位所得收入用來抵銷活動支出,節餘則捐款給中央公園。(所以是跑步健康兼做公益)


由於今年新年除夕有寒流來襲,紐約的溫度非常低,讓我從一早就擔心自己晚上會被凍成冰棒沒辦法回家。一下班,就趕快跟同行的室友討論,該穿什麼衣服去參加活動,因為下午時的平均溫度只有華式18度,一到入夜就變成負的(換言之攝氏零下十幾度)。換言之,是一個以前用攝氏再看溫度的台灣人,很難理解有多冷的溫度。

經過一番仔細討論,我穿了一條耐寒高科技緊身褲,外頭套了一條防風的運動,上衣則是先穿了一件運動長袖衫、外頭套了無袖的套頭衫(跑步時可以蓋著頭擋風)、外加一件羊毛背心、然後穿上主辦單位的長袖服、最後批上防風防水大外套,帶手套、圍巾,並穿上了兩雙襪子。

所幸,濕度不太夠,早上有下點雪,下午就停了,路上沒有什麼積雪。但寒風吹過臉上,還是一陣刺痛。

為了避免在外頭待太久而失溫,我們晚了一點出發,掠過DJ舞會,但之後踩在冰上一個多小時,還是讓我的腳趾頭失去知覺。後來,不停的翻動腳趾,以免凍傷,然後用圍巾把臉包起來。(一整個難看)

夜半的中央公園真的很漂亮,加上除夕夜是個晴天,白雲、月亮、爽朗的天空及鋪著薄雪的樹林和草坪,當我們沿著中央公園的大湖跑步,時而襯托主辦單位的煙火秀,直覺得自己處於電影的場景,而不似真實的人生。因為真實的人生,有千千萬萬的警告,提醒你晚上步要走進公園,除非你想被搶、被姦或被殺。

夜晚的中央公園,伴隨著都市建築、樹林及湖泊的風景,遠勝於以往在台灣時上貓公、上高雄壽山,或是到紐約世貿大樓的頂端看那一丁點大的城市燈火。4英里的路程,我幾乎沒有一刻是專心再跑步的,也幾乎忽略了其他比賽者,時而想著過去在腦海中出現的城市夜景。不過,夜景雖然美麗,礙於技術、器材及慢跑進行中,我沒有拍下任何照片可以讓大家體會一下我所見的風景。所幸,萬能的Google幫我指到了以下這個專門拍紐約街景及夜景的網頁,有興趣可以點進去看:

New York Panorama

Seer 說,這篇文章好像沒寫完。是呀! 問題是,心情好像接不上去,把整個遊記寫完。我想原因因該是孤單吧,每當我們出去玩看到什麼好玩的、漂亮的,如果有好朋友在一旁,場景多半是大家一起興奮,然後七嘴八舌的把雇事形容的很精彩、有趣又很好笑。但回過頭來,一個人跟一個不太熟的朋友一起出去,加上語言的因素,整個故事寂靜了起來。

夜景有一種安定的力量,即使眼睛看到的建築物裡、街道上,也是聚集了跨年倒數的人潮,但一切的雜音都被擋在樹林之外,眼前的風景是用一種清新、安靜的方式上演,沒有原來的氣味、沒有原來的吵鬧,像是被抽象化的風景,一幅幅一直發你省思的作品。

店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