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標題為何是英文?

外語對非母語的人,用起來會有一種冷眼旁觀的心情。從過去網誌的回應和討論,發現其實多半都很害怕【同志婚姻】
這幾個字,感覺跟跟哈利波特裡的男女巫師對【佛地魔】這幾三字一樣,帶有畏懼之心,可能光看到同志婚姻這個標題就可以引出無用論、無意義論或是自由論等爭辯,引來令我驚訝的驚恐之論。為了緩和各位的情緒,阿尼在下標題時,努力的掙扎了幾分鐘,決定以同義的英文marriage代替。


這篇文章,主要是摘要2008年4月27日出版的紐約時報雜誌(The New York Time Magazine)封面故事【The Newlywed Gays! Life among young men who are marriage (to men) in Massachusetts could not be more normal strange】。故事既八卦又寫實,這樣的故事,或許比討論法律有趣一萬倍。阿尼忍不住來個借花獻佛。


2. 主題:為何20幾歲的男同志會急著結婚?


這一則封面故事,訪問了三段年輕男同志的婚姻故事。七月時,因為小弟比較忙,先介紹一則,八月後在把後兩則端上。這個封面故事非常有趣且寫實,如果等不及看小弟的翻譯,可以google找一下原文來看。



故事一,紐約時報談的對象是:25歲的喬許,身材偏瘦,有張大男孩的臉孔,以及喬許的丈夫,比同年齡人來的成熟穩重的班哲明。訪談是在一個典型老派的Home 趴裡進行:20多位賓客、壽司Bar以及美式派對少不了的洋芋片和莎莎醬。



喬許和班兩個人目前定居波士頓。在大學裡,兩人都是相當受歡迎的人物,畢業後卻很快決定結婚。他們的家,雅致又有型。派對裡先來迎接記者的喬許,穿著合身的藍西裝外套、燈蕊絨褲子和一雙名牌高檔的藍布脫鞋。喬許一開口便是以一種乞求的口吻,拜託記者趕快拿點招牌鮪魚握壽司,並在帶著記者和其他賓客打過招呼後,劈頭就是問:「有人嗎? 和男同志Hang out過嗎? 」(同時間喬許張望著家裡小狗伯納,心不在焉地問著。) 屋內的另一頭則是班法律事務所的一群直男同事,正吵鬧地爭辯鎮上哪一家餐廳比較美味。



越夜屋裡的無論同男或異男情緒都加了溫,猜想是酒精使得兩群人彼此開始交談,之後,派對開始喧鬧的慶祝。喬許今天特別開心,他悄悄地走到比他高大褐髮的男伴身旁說到:「Honey! 我們雖然結婚了,但是我們還是懂得如何過開心的日子,不是嗎?」



班一身俐落的穿著,燈蕊布料西裝、條紋襯衫及外批著菱紋格毛衣,他笑著跟記者說:「喬許非常善長Social ,總能讓大家在派對裡忙碌」、「我想這點可以證明個性的相異讓人彼此吸引」。



喬許接著辯稱:「如果都聽他的,我們應該會不住想離開這裡。其實,我們兩算是一個很差勁的組合。他總是擋著我做什麼、讓人心靜下來,我則是拉著他晚上出去瘋。」我總是說,「Honey!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是這樣。快出發,快!」。



班表示:「大多數異性戀一旦結婚,就開始在家冬眠。」喬許在他臉頰親了一下說,「拜託,只有你父母是那個樣子,好嗎!」班表示堅持,眼看兩人快爭執不下,喬許插話說:「我會愛你的父母到老,但我總是害怕有一天,如果有任何事發生、如果你在醫院過世,你的母親大人會搶走之後所有的決定權。」喬許看著班嘴角邪邪地說,『我敢說她會這樣做。不過,我會說,「這位女士請你放開我的丈夫 (Woman, please stay way from my man)。我已經24 歲了,我和他認識夠久了,還結婚三年,我有這個權利及責任,處理接下來的事」』。

班笑著說,「你其實是25歲。」

「天啊! 我一直忘記自己已25歲,我一定有什麼問題,所以一直搞不清楚這數字? 握不住青春真叫人絕望。Honey! 我是不是已經變成一個糟老頭同性戀。」喬許抱著班說。



班搖了搖喬許的頭說,「你怎麼可以變成遭老頭同性戀,你可是和22歲的我結了婚。」(按:同樣的情形,小政應該會說,【對! 該是喝農藥自殺的時候了)





喬許和班
剛出櫃的時候,當然從未想過婚姻這件事。他們相識於七年前,當時班是美國布朗大學的大一新生。



班高三時第一次發現自己喜歡男生,但念布朗大學時,他試著要忘記這件事,和女生約會調情,和異男朋友喝啤酒玩樂。不過,當他開始厭倦這樣的啤酒生活,他慢慢地對朋友出櫃,並開始和其他男同學約會。



喬許是克里大學的新生,他的學校離布朗大學約略40英里,他也是大約在這個時期確認自己是同性戀。但喬許和班不同,他很早就和男生有一些性接觸。在高中的時候,他是風雲人物,學校最受歡迎的女生很愛他, 一直為她保護這個秘密。雖然很多學生一向認為喬許是同性戀,但他堅持自己是最後一個人認知自己性取向的人,即使當時他總是每晚在AOL 同志聊天室花個一、兩個小時,他還是無法很快的承認自己是GAY。更勁爆的事,喬許更透露,當年自己更曾和高中足球隊學生偷偷地上床。



喬許在高中畢業期前,克服了自我認知的問題。但他大一時和班約會、嬉鬧時,卻沒想過有和班定下來的念頭。喬許說到,「當時的感覺是,這樣的約會真的很棒,不過,隨時可以去同志酒吧再找一個適合的對象,再經歷一遍。」班回想自己的情形是「差不多也是那樣。我們上了床,所以應該算是在約會。」



由於班一直很努力經營這段感情,不久之後,喬許便搬進了班的宿舍。喬許告訴記者,「我們倆當時真的很像女同性戀。一切都發生地太快,我們每一件都一起做,只差沒租一台U-Haul 」。



 (按:美國有一個笑話,問到女同志第二次約會時,帶來什麼東西來赴約? A U-Haul
(美國搬家時會租的箱型卡車) ,意指她會把整個家都搬過來 。相較於男同志,則是趕緊約上床打炮。)



在班2004年5月從布朗大學畢業時,喬許和班給予彼此深深的承諾。恰好同一個月,美國麻州(當年同志婚姻唯一合法的一州)正式開始頒布結婚證書給男女同性戀伴侶。當時,班對喬許說,「結婚似乎是最明顯一定會發生的,因為兩個人都想要和對方相守到老,沒有懷疑過」,而且「當時我們住在美國惟一的一州允許同志婚姻,我們沒有經濟上的問題,這樣不結婚,真的很笨。」



加上彼此的家人都給予支持。班說:「他們對於我和男人結婚沒有任何問題,只有詢問,這個年紀做這個決定會不會太早?」喬許有點生氣的說,自己的家人也說了同樣的話,但自己回應馬上堵住了她們的嘴「實在很不想聽這些奇怪論點,但你們自己還不是這個年紀結婚,並懷孕生下了我們」,隨後,兩邊的家長便開始吵著誰要付婚禮的費用。




(待續)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最近友人介紹阿尼聽Tocas Miracle 這首2008加拿大gay pride的熱門舞曲,實在驚為天人。特別貼給大家一起HIGH。



推薦混音 [In Petto 2008 Remix] 及[Wez Clarke Big Room Mix]

相關介紹請看火星與金星的連線



音量及Bass開大一點喔。High到爆點。


店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